『會員園地』淺談法官的自由心證 --- 曾泰源律師

前高院庭長王律師炳梁的臉書,寫著:「司法不是魔術,判決是要有事實、證據做根據,不是審判者個人隨心所欲揣測從未見過的人內心之心境!」

他引用某法院法官的一件判決書內容,關於被告的行為是否涉犯恐嚇罪的犯意,判決理由略以:「⋯衡情應屬被告情緒性發洩之語詞,僅在向自訴人嗆聲自己不會就這樣算了而已,尚不足認被告上開言語乃屬加害自訴人生命、身體、自由等事項之惡害通知,亦難認其主觀上有何恐嚇之犯意,是被告上開言語,固然有使自訴人感到不舒服,然仍與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罪有間,自難以該罪相繩。」

如果簡單分析該判決理由無非是法官個人的主觀判斷,以己之心 認為只是一種個人情緒性發洩之語詞,度被告主觀上無有任何恐嚇犯意之心。然而,據查,被告是這樣恫嚇人的「王律師!我們要算帳(國語),我們要算帳(臺語),這件結(案)(臺語),我們要算帳(臺語),你看著辦(國語)!」等語,其實,這些詞語如果不是恐嚇之言詞,造成相對人害怕的理解,而心生畏懼,相對人怎會無緣故的提出訴訟。

花蓮法院實務上曾有一案,被告光只是在爭吵中,脫口揚言「要帶人到對方家裡泡茶」云云,被害人心生畏懼提告,法院都認定有使人心生畏懼的主觀犯意與客觀事實。

當然,如果法院要判決被告無恐嚇之犯意,也可以為被告的帶人去泡茶解釋「只是要找人去找被告害人家理論而已,因為沒有一句要對被害人不利或危害安全之意啊!」

然而,如果進一步思考,爭吵中無緣無故要回去帶人去泡茶,隱含何意呢?難道不是要去找碴,對被告不利之意嗎?同樣的,無緣故的在案件結了,要找人去算帳,還要對方看著辦!誰欠誰啊!沒欠帳,還要對方看著辦,怎會是發洩情緒,而沒有蓄意恫嚇他人之心呢?

關於「自由心證」,一般民眾常有誤解,法官的判決大權在握,再加上訴訟法有自由心證的這道金鐘罩,想怎判就怎判,人民實在很無奈。

事實上,訴訟程序中會有自由心證之立法原因,無非是因法條有限,世事無窮,各種證據如何認定,顯示五花八門,並無法逐一在法條中加以規範。因此,對於證據的證明力應該如何加以取捨,就不得不委由直接審判的法官來逐一檢視判斷,並基於自由形心證的原則,據以作為判決認定之基礎。

然而,法條所謂的「自由」,只是指法官不應受到任何外力干擾,以其自主判斷的空間來判案。至於,所謂的「心證」,應該指法官應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證據調查結果」後,依循「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來判斷事實之真偽。所以「自由心證」原則,法官在運用時,也是要合乎經驗論理法則,而不是可以己意,恣意妄為,要怎麼判就怎麼判的「自由亂判」,一切仍以法律為依歸,相關的規定可見諸民事訴訟法第222條、刑事訴訟法第155條,以及行政訴訟法第189條等。

總而言之,司法不是魔術,判決是要有事實、證據做根據,不是審判者個人隨心所欲揣測從未見過的人內心之心境!如果不幸遇到這樣的判決,打官司的人,也只能提出上訴,由上訴審救濟!當然如果再不幸,上訴審的自由心證依舊,也只能認命了。

公會會址

  • 花蓮縣花蓮市府前路 15 號
  • No.15, Fuqian Rd., Hualien City, Hualien County 970, Taiwan (R.O.C.)

聯絡資訊

辦公時間

週一至週五 AM8:00-PM5:30
週六、日 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