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園地』不要隨意碰觸有殺傷力的槍枝 --- 曾泰源律師

大多數法官都是由惻隱之心的執法者,只要被告情有可原,坦承不諱,真心認錯,以及有特殊原因、環境,值得原諒,又符合法律緩刑的規定,法官都會具體衡量案情,給予自新的機會。

          前些時日,突然接到一件外地法院判決的案件,原來他的親戚是花蓮人,特別把他介紹給我承辦。

         又見到一位憂心匆匆的被告,苦情的臉,在走進事務所時,就可以看到他臉部糾結成一團,壓力大到一開口就是要我幫他忙,救救他,委任我上訴二審,好好打他的官司,不要讓他被關。因為,一家大小的經濟要靠他,妻子也需要他照顧。

          拿過判決書大略很快的瀏覽一遍,瞭解到,原來他是非法持有原住民改造獵槍,被搜索扣押到,原來在偵查中坦承犯行,是在海邊撿到的,卻於一審準備程序中否認犯罪,審理時找來自己的原住民妻子作證,證明該槍是她叔叔臨死前贈送與之,不是他撿到持有的。

          在看過判決內容及主文後,大略了解,被告最後為何會被判決有罪,且刑度三年多有期徒刑的原因了。因為,被告偵查自白,於審判中翻異前詞,更聲請詰問證人,最終不被採信,而且,指定辯護人最後也沒有為被告在量刑方面主張有無刑法第59條的適用。試想,這樣浪費司法資源,法官怎可能輕判,更遑論適用刑法第59條。

           類似持有改造獵槍、手槍的案件,我在花蓮承辦過幾件,每每遇到慈悲的法官,在被告持有改造的槍械,動機只是基於好奇、好玩,從未持以犯罪,當事人又無前科下,通常都會適用刑法第59條減輕其刑到二年有期徒刑以下,並給予緩刑的機會。

          然而,本件上訴的台灣高等法院則是接案較少的法院,對於該院法官的判決情形,是沒有了解的,也無把握被告會幸運碰到慈悲的(庭)法官,只有叫他先向自己的神明祈求保佑,當然也是希望借著宗教「安他的心」。

          打官司最痛苦的未必是結果,而是一路走來,想到未來的敗訴破財,及入獄失去自由,造成妻離子散的惶恐,終日不安,形成心理壓力,最後睡不安穩,茶不思飯不想,身體消瘦,後來影響精神。

          以上,我想應該是每一個面對訴訟人的心情。對於,接到法院的通知開庭時,心中的壓力更大,律師變成他們求救的對象。有的律師是不喜歡當事人一再的聯絡他,因為,這樣也會造成律師的困擾;然而,也有的能體會當事人的心情,而不厭其煩的安慰委託人。反正,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什麼樣的當事人,就可能會有什麼麼樣的律師,這就是人生與緣分。

          話說接案後,當然要先寫個具體有效的上訴理由,不是提出上訴狀就沒風險。當然就具體指出判決何處違背法令,事實上,最簡單的還是指出有何證據漏未調查,或量刑違反刑法第57條,乃至於,追加地59條的情堪憫恕未加審酌,作為要件。

          其實,原住民合法持有改造獵槍的槍枝,有其要件,不符合者,仍有被判決非法持有槍枝的風險,因為,我在花蓮承辦過,所以一眼就看出,被告非原住民,雖妻子為原住民,拿回家裡放,他也曾觸碰,持有過,怎可能不違反非法持有槍枝罪責。上訴所編纂的理由,內行人一眼看穿問題點。

         因而,我在後來告訴被告上情,同時向他說明二審出庭應訊時,所採的態度。當然是最後一定要認罪啊!因為,完全沒有辯護無罪的空間。

          等到開準備程序的那一天,依樣請被告畫葫蘆,先表示冤枉,是他太太拿回家的,原判決判太重。緊接著我起身表明,本案被告所為應無無罪空間,但因其不懂持有原住民的獵槍,會觸犯如此重罪,尤其是,該案搜索時,被告把它公然放在自家客廳櫃子旁,實在欠缺違法性的認識。實際上,我曾與被告討論過,本件縱使證人證明是妻子的叔叔贈送,他持有過,一樣成立犯罪,被告最終還是要認罪。於是,被告立刻起身鞠躬表示願意自白認錯,請求法官給他機會。

         法官一看被告態度,當然接下去的程序,就如一般開庭一樣,行禮如儀,完成準備程序。惟對於辯護人所稱,其將槍枝公然陳列自家客廳櫃子旁,是一個犯罪認識的判斷基準,法院諭知將函文調查,我就判斷應該有空間,博得同情,給與緩刑機會。

          雖然我告訴被告,可能法官會給機會。但是,也要合議庭評議通過才可以,也非必然,被告聽後,看他只高興一下子,還是一再的請我加油。

          我告訴他,法院判決不是律師說的是,是法官判的算。律師告訴你一定贏,有可能是騙你的,也可能是安慰人心。

         直到,審理之日,身為律師的我,也只能極盡所能,為被告找出有什麼情有可原,可以適用59條減輕刑度,才有可能判處緩刑的機會。審判長當時的回應是,是否適用,也要經過合議庭評議,是否如律師說的,被告願意五萬元繳交國庫,被告滿口答「是,請法官原諒,給我機會!」

           在如此順利的結束庭期下,我只能安慰被告,是否會判緩刑,還是要靠你的造化,還是回去求神保佑,先把不安的心情放下,不然等判決的日子難熬!

         最後判決結果出爐,如在法庭上的求刑,被告判決緩刑,繳交五萬元給國庫,我很高興的轉知被告,被告除了感謝,還是感謝,我告訴他,應該感恩慈悲為懷的法官。他說,從被查獲開始,心情沒有好過,聽到不用關的當下才放心,這段日子真的很難熬。大家都了解,打官司的痛苦,影響生活很深。但是,我們何嘗不是,常常在不知、無知的情況下犯法,看倌們!您說這是不是業障、犯官符嗎?

公會會址

  • 花蓮縣花蓮市府前路 15 號
  • No.15, Fuqian Rd., Hualien City, Hualien County 970, Taiwan (R.O.C.)

聯絡資訊

辦公時間

週一至週五 AM8:00-PM5:30
週六、日 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