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園地』山的堅毅&海的包容 --- 鍾年展律師(轉載7月全國律師)

        封面的照片是在去年八月盛夏時所攝,地點在花蓮193線道28公里處,照片畫面最遠處是奇萊山,山巔是一抹白,冬天時很難區分是層積雲或白雪,現值盛夏則確定是一層白雲。奇萊山標高3605公尺,是守護花蓮的聖山,詩人楊牧稱奇萊山永遠溫暖而沈默的俯視花蓮子民。奇萊山左右二座大山分別是標高均超過3000公尺的太魯閣大山及能高山,再下來則為標高2000餘公尺的林田山及慈雲山,最前方則為鯉魚山,山背後則為知名的鯉魚潭。左右層層山巒之間則有木瓜溪、清水溪源於奇萊山腳下,最後滙入花蓮溪出海,溪海交滙之處淡水、海水滙流旋轉、澎湃汹湧,此即花蓮別名『洄瀾』之由來。照片最前方山谷處是泰雅族部落慕谷慕魚(即銅門村榕樹泰雅部落),此處峽谷幽深、潭水清澈,盛夏時前往戲水遊玩,足以忘卻疲憊、振發身心。再前方一大片綠則是奇萊平原,礫石河床上種植大片西瓜田,一年生產二期,是花蓮經濟作物大西瓜的主要產地。

  花蓮是山海間的小城,從雄偉挺拔的中央山脈騎自行車到海邊,不用一個鐘頭即可到達七星潭或南濱海岸,極目望去就是浩瀚無際的太平洋,如從花蓮港出發一路東行的船隻,最後會在中美洲墨西哥灣處登岸。我常跟熟識的朋友開玩笑說,我是客家人,家族堂號『穎川堂』,足見我的祖先最早是落腳於河南四川一帶,五胡亂華南北大分裂時期遷移到廣東焦嶺附近,二百多年前祖先再漂洋過海唐山到台灣遷至苗栗頭份一帶,因經濟困宭我祖父一家搬遷至花蓮,在花蓮開枝散葉已至四、五代,所以我常開玩笑說,我們鍾家搬到花蓮已如過河卒子,進退維谷,前有大海斷路,後有高山阻隔,只有想方設法,落地生根,力求生存之道矣

   日日浸淫在山海之間,晨觀旭日在太平洋天際線昇起,傍晚則不時看到絢爛瑰麗的彩霞,在大自然環境長大的孩子,總想學習山的沈默堅毅與大海的包容,但個人修為歷練還是有限,只有不斷努力往前精進。

  我在花蓮出生成長,高中畢業負笈台北求學,考上律師後返鄉執業,匆匆已逾二十五載。當律師20多年來,覺得最有意義及成就的事,不是賺了多少錢或承辦重大案件受媒體或社會關注,而是認真替真正的弱勢者打官司,在官司圓滿結束後,所得到當事人的真誠感謝。雖說每一律師因個人所受教育、所處環境及成長經驗、歷練不同自然會形塑出不同職業風格,但我以為律師存在的意義主要還是在於為當事人預防或解決糾紛,解決問題而非製造問題,設以專業知識斂財,為賺錢頻生製造不必要的案件,則屬等而下之層級之律師矣!其實生命的本質還是要回到忠於自我所要追尋的價值,透過實際接案所獲心得,不斷積累方方面面的人生經驗,對於人生的感悟當較其他行業為深,尤其在刑案,常能深刻體會刑事被告在面對官司時的痛苦徬徨,陪同當事人走過人生的低谷,盡己之力解救被告於倒懸,雖常力有未逮,但陪同被告渡過一段不可知之命運,雖不知被告最後命運飄向何方,但這種努力過程及不確定性不也是人生很有意義也充滿樂趣的一件事嗎?身為傳統訴訟律師,有時感覺有些累,但仍樂此不疲。

 

公會會址

  • 花蓮縣花蓮市府前路 15 號
  • No.15, Fuqian Rd., Hualien City, Hualien County 970, Taiwan (R.O.C.)

聯絡資訊

辦公時間

週一至週五 AM8:00-PM5:30
週六、日 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