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被雷親 --- 曾泰源律師(轉載東方報)

職業律師多年,內心一直交戰的是,應不應該把訴訟上不利於委託人的事實與可能結果告訴當事人。

有些人可以接受不利判斷的告知,然而,有的人則認為,我聘請律師就是要幫我把不利辯為有利。即使自己實施犯罪,在律師面前也不可能承認。

尤有甚者,律師即令向其分析,對方的事證或指述恐怕會被採為不利於己方的證據時,有的委託人就會指責律師,怎可助他人威風,滅自己志氣。為此,雙方失去互信,甚至於,對律師產生微詞與抱怨。

這是我職業律師偌久的經驗談,也是這麼多年以來,不斷在我心中反覆思考的地方。話雖如此,我毋寧選擇據實以告,或無愧於心罷了。

話說許久以前,承辦一件鄰居間細故爭吵鬧上公堂的案件。甲因不滿鄰居乙相互爭吵時,甲突冒出一句不當的話,乙深感受辱,此時,其夫丙在旁聞言,怒而脫口對甲出言警告。

事發未幾,甲家人的車被多人持棍棒毀損,從而雙方互告,而乙則被控告兩罪。

乙受辱委請我出庭提出告訴,甲極力辯解,經過偵查庭的犀利攻防,甲知道證據對其不利,而有和解誠意,因本件事小,我乃請乙得饒人處且饒人。

雖然我只承辦乙提告的案件,但我心想能夠順便將丙被告出言不恰當,恐有涉入恐嚇罪的案件,能否一併納入本件和解中處理,豈料丙立刻心生不悅,堅決否認。

至於,乙聞我所言,態度明顯對我反感,即令我如何委婉向其解釋,丙有被起訴的風險,乙仍臉色鐵青的相對。我見狀不再力勸,但知道已不受乙丙所信賴。

事後,甲果真被提起公訴,我因乙丙後來不佳的態度,決心不再接辦乙後續案件的代理。當然,我也知道乙將更換律師。如此便罷,然嗣後聽聞乙在背後數落我的不是,都沒幫她忙,卻為對方講話,頓覺好人不能做。

看倌看到這裡,會覺得,既然當律師就應該知道委託人心中想什麼,應該盡量迎合、講出有利委託人的話才對。然而,律師倫理規範規定:律師對於受任事件,應將法律意見坦誠告知委任人,不得故意曲解法令或為欺罔之告知,致誤導委任人為不正確之期待或判斷。我認為應信守這個規範才是正道。

猶記得二十餘年前有一位律師道長,承接了我當事人的案件,委託人應是責備我辦案不力,才轉委任他。

道長告訴我,我不會當律師,律師應竭盡心力,為當事人利益不管對錯往前衝。我聽了蠻汗顏,據聞該委託人最後一敗塗地,律師費的花費,恰好是他的訴訟所求,也就是最後這位打官司的人加倍損失,而不是加倍奉還。

回歸正傳,據聞後來丙被提告兩罪均被起訴,其聘請的律師雖盡力辯護,亦不為法院所採,最後與被害人達成和解,為法院輕判。

至於,乙提告的案件,被告甲一審雖被判刑,然而,其不服上訴,二審法院卻有不同看法,撤銷原判決,改判決甲無罪。

我在多時以後聽聞這樣的結果,心中有幾許的感慨。我的好心,反被當事人誤解,不盡心為客戶,有如被雷打(親)到一般。而乙丙就我衷心的建議,更認為是惡意的迴護對方。

當然,法院判決結果,未必為當事人或律師心中所想的結果。而我選擇「雞婆式」的幫助客戶一直至今都是我的信念,只要對的,有利與有助委託人的事,雖被誤會,吾往矣!即令被誤會,如不聽勸,就當緣分已盡,另找他人又何遑呢?

公會會址

  • 花蓮縣花蓮市府前路 15 號
  • No.15, Fuqian Rd., Hualien City, Hualien County 970, Taiwan (R.O.C.)

聯絡資訊

辦公時間

週一至週五 AM8:00-PM5:30
週六、日 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