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官司的經濟學 -- 曾泰源律師(轉載東方報)

打官司的經濟學

                                                                                                         曾泰源律師

 

有位律師同道在臉書貼文道:打官司需要考量成本,不過就是一件官司而已,有勝有敗,但是有需要打到就此沒有朋友嗎?一般除非是政治類型案件,若是某某律師要求你全面開戰(左批院、右打檢、內打自己人、外打敵人),案件打到朋友反目成仇,那他不是在為你著想,他是在為他的案源著想。如果你還不懂,那我也救不了你,只能看著他們把你「拆吃入腹」!而我見死不救,到底算不算罪過?

其實,道長寫的比較含蓄,勸你一再打官司的律師同道,未必是為了正義,替你討回公道,出一口氣的正義之士。似乎有著為他的案源著想,進而為掏出你口袋裏的錢思考吧!

當律師很現實的問題,沒案源就是沒經濟收入,想辦法吸引客戶進來委辦案件,才是主業,至於,錢收了,官司打的好與壞,勝訴或敗訴,似乎非其責任,有時難免個別法官的觀念不同,誠屬是非戰之罪。這種該贏被判輸的個案,但是又何奈,只能上訴救濟,惟此時律師可能已換人當了。

打官司找律師目的無他,打無罪、勝訴。實務上常有當事人在委辦案件之前,先詢問我,對這個官司有幾分勝算,如果有把握才要委託。這是每一當事人的心理,實無可厚非。

然而,官司勝敗不是律師說的算,而是法官最終判的對,誰叫憲法賦予法官獨立審判,無人能干涉呢?因此律師向你保證必勝穩贏的,難免是怕說出案件沒贏的機會,當事人會跑掉,最終賺不到律師報酬啊!

雖然律師倫理規範第27條規定,律師對於受任事件,應將法律意見坦誠告知委任人,不得故意曲解法令或為欺罔之告知,致誤導委任人為不正確之期待或判斷。但是規範是規範,是否誠實遵守執行這樣的倫理規範,恐因人而異。

如前述,不難排除有律師為了把握住案源而暗示,官司會有勝算,甚者,迎合委託人的意思,讓其認為自己的主張有理由,不無勝訴的可能。反之,我相信不乏遵循上開倫理規範的律師,對於委託人的對錯,法律意見,以其專業的本職學能,據實分析以告,當然不免委託人聽了沒贏的希望,就不會委任該誠實的律師了。

可是若委託人不相信誠實律師的分析,而寧可相信他律師暗示性的對案件有把握,卻不深入思考自己官司打下去,所可能的經濟成本與花費,即令輸了,還是被說服屢敗屢戰。也許在訴訟過程,獲得希望,但是實際上,多次官司打下來,會變成人財兩失的失望,最後心理會更加的挫折,而對該律師生怨懟之心,進而,不免因此去抱怨司法有所不公。

看倌們,找律師打官司,自己也要有獨立思考能力,不是律師講的都是對的,除了委任律師要考慮律師費支出的經濟學外。有時官司輸贏自己心裡應最有數,確實需要自己好好評估。事實上,沒有穩贏的官司,在訴訟中的進退,宜考量最後的風險控管,這不也是訴訟經濟學嗎?

基於以上的訴訟不確定性,從而,我喜歡在訴訟中提出個人的看法,與委託人及其家人討論繼續打下去的利弊得失,依照律師倫理規範第29條律師執行職時,如發現和解、息訟或認罪,符合當事人之利益及法律正義時,宜協力促成之的規定辦理之。

甫近承辦一件上訴二審的刑案,一審委託人胡亂聽他人建議可以辯無罪,而不願自白,經過交互詰問,最後被重判1年,才來委任。我研究全卷證,發現根本證據確鑿,毫無無罪辯護空間,最後雖然經我勸導認罪,二審法院也只願給予減輕4個月的刑度,不科以易科罰金之刑。足以證明上開第29條規範的正符打官司當事人的最佳經濟學原則。固然多年的訴訟經驗,依第29條規範執行職務,偶會遇上誤解我用意的委託人,不願接受建議,我也只能說彼此無緣,請其另找高明,或許其他道長能給予更大的幫助吧!

公會會址

  • 花蓮縣花蓮市府前路 15 號
  • No.15, Fuqian Rd., Hualien City, Hualien County 970, Taiwan (R.O.C.)

聯絡資訊

辦公時間

週一至週五 AM8:00-PM5:30
週六、日 休息